科协邮局   网上工作平台 回到旧版 | English | 设为首页
   
学会学术 科学普及 智库发展 组织人才 对外交流 创业创新 党的建设
首页  > 地方科协 >  新闻内容
 

重磅新书曝特朗普发动商业战内情:智囊重复劝说未果

 
分享: 2019-01-19
     

原题目:重磅新书曝特朗普发动商业战内情:智囊重复劝说未果

  9月11日,这本书千呼万唤始出来。

曾消息来源“水门事务”的《华盛顿邮报》老记者鲍勃· 伍德沃德出书新书,《恐惧:白宫中的特朗普》(Fear: Trump in the White House),不光在西方媒体中引起惊动,更让特朗普大为光火。

视察者网注重到,书中第17章指出,前白宫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加里· 科恩(Gary Cohn)在商业问题上试图向特朗普普及经济学知识,但徒劳无功。科恩向特朗普重复说明,美国经济现在以服务业为主,不应该按几十年前的看法,强行用征税等手段把制造业留在美国、搞商业掩护主义。

而在商业和工业政策主任及国家商业委员会主任彼得· 纳瓦罗的支持下,特朗普笃信,全球化使众多美国人失去了事情,来自中国、墨西哥等国的廉价商品造成了庞大的商业赤字,损害了美国经济。

这一章节从某种角度展现了特朗普发动商业战的心理,以及两位高参的冲突。

《恐惧:白宫中的特朗普》封面

第17章涉及商业战问题的部门,视察者网翻译如下:

在竞选时代,特朗普对美国商业协定的抨击和对希拉里· 克林顿的一样强烈。在他看来,美国当下的商业协定允许廉价的外国商品涌入美国,从而夺走了美国工人的事情时机。

2016年6月,在宾夕法尼亚州一废弃金属设施处举行的聚会会议上,他称工业岗位的流失是“政客导致的灾难”和“向导层崇敬全球化而掉臂美国精神的结果。”效果就是“我们的政客剥夺了人们用来养家生活的要领……把我们的事情岗位、财富和工厂送向墨西哥和外洋其他国家。”他痛批“希拉里和她在全球金融领域的朋侪们想要吓唬美国,让我们不要好高骛远。”

险些所有经济学家都差别意特朗普的看法,但他找到了一位和他一样怨恨自由商业的人。特朗普把这个经济学家带到白宫,任命他为商业和工业政策主任及国家商业委员会主任。这小我私家就是67岁的彼得· 纳瓦罗,拥有哈佛大学的经济学博士学位。“这是总统的愿景,”纳瓦罗在公然场所说,“作为一名经济学家,我的职责就是提供基本的剖析来证实他的直觉。在这些问题上,他的直觉总是准确的。”

加里· 科恩信赖商业逆差是无关紧要的,而且可能是一件好事,让美国人购置更自制的商品。由于价钱具有竞争力,来自墨西哥,加拿大和中国的商品涌入美国。美国人在那些入口商品上节约了开支,从而有更多的钱用于其他产物、服务和储蓄。这就是全球市场的效率所在。

科恩和纳瓦罗发生了冲突。在椭圆形办公室的一场集会上,科恩当着特朗普和纳瓦罗的面说,天下上99.9999%的经济学家都赞成他的看法。科恩的话基本准确,然而他却伶仃无援。

纳瓦罗接过话,称科恩为“一个华尔街的呆子。”

纳瓦罗的论点焦点是,美国的商业逆差是由中国等国家强加的高关税,钱币利用,知识产权偷窃,血汗工厂劳动力和松懈的情况控制等因素推动的。

纳瓦罗称,正如特朗普展望的那样,北美自由商业协定(NAFTA)吸走了美国制造业的血液,将墨西哥酿成制造业强国,同时将美国工人赶到救援所。美国钢铁工人被开除,钢铁价钱下跌。特朗普应该对入口钢铁征收关税。

特朗普表现赞成。

“若是你们闭嘴听我说,”科恩不再让步,冲特朗普和纳瓦罗说道,“你们可能会学到些什么。”

在科恩眼里,他曾供职的高盛一直是专注于研究、数据和事实的。任何时间你进入一场集会,都应该比集会室里的其他人掌握更多的、有文档记载的信息。

科恩说,“问题在于,彼得来到这里,说了这么多,却没有任何事实作支持。而我手里掌握着事实。”此前,他给特朗普发了一篇深入研究服务业经济的论文。但他知道特朗普没有看,或许永远也不会看。特朗普厌恶做作业。

“总统先生,”科恩试图总结一下,“对你来说,美国就像诺曼· 洛克威尔(美国插画家,大多数画作都很乐观)画笔下的那样。眼下的美国经济已经不比昔时了。今天,美国GDP中凌驾80%的部门来自服务业。”科恩知道详细是84%,但他不想被指强调数字,高盛的行事气势派头是战战兢兢地向下舍入。

“想想看,左右,你今天走在曼哈顿的某条街上,跟二三十年前比比。”科恩从影象中挑出一个熟悉的十字路口举例,“二十年前,盖璞(GAP,服装零售商),香蕉共和国(服装零售商),摩根大通和一家当地零售商占有了那条街的四个街角。”

“香蕉共和国和盖璞已经不在那了,或者说它们活在自己的阴影之中。那家当地零售商也不在了。唯独摩根大通依旧屹立。”

“现在开着的是星巴克,美甲沙龙和摩根大通。它们都属于服务行业。”

“以是当你今天沿着麦迪逊大道走、第三大道走或第二大道走走,看到的是干洗店,食物店、餐馆,星巴克和美甲沙龙,不再有小型的、自力的五金店和服装店。想想看,你都把特朗普大厦的办公空间租给谁。”

特朗普回覆,“那栋大厦中的主要租户之一是中国最大的银行(指中国工商银行)。”

“那有零售商吗?”科恩问道。

“有星巴克,”特朗普答,“地下另有一家餐厅。哦,差池,另有两家餐厅在地下。”

“没错,”科恩说,“以是你的零售空间现在就是在卖服务,而不是卖鞋、耐用品或者家用电器。这就是美国的现状,以是我们8成以上的经济都来自服务业。若是我们在有形的商品上破费越来越少,就可以有更多的可支配收入用于服务,或者做一件难以想象的事——储蓄。”

科恩发现,自己险些不得不大呼大叫才气被闻声。“听着,”他说,“我们的商业赤字只有在像2008年金融危急那种时间才会淘汰。商业赤字淘汰是由于我们的经济在缩短。若是你想降低商业赤字,我们可以做到,只需要把经济摧毁就可以了!”

“另一方面,”科恩说,“若是没有关税,没有入口配额,没有商业掩护主义,没有商业战——我们做了这样准确的事,商业赤字会变得更高。”

当商业赤字逐月增高时,科恩去找特朗普,后者变得越来越焦虑。

“左右,我告诉过你这会发生的,”科恩说,“这是一个好的迹象,不是一个坏兆头。”

特朗普回道,“我去了宾夕法尼亚州的一些地方,那里曾经是大型的钢铁城镇,而现在却荒无人烟,没有人在那里有事情可做。”

“你说的也许没错,左右,”科恩说,“可是请记着,100年前有许多城镇专学生产马车车厢和车鞭,现在也没有人有那种事情。他们必须重塑自己。你若是去像科罗拉多这样的州,会发现失业率只有2.6%,由于那里的人不停创新。”

对于科恩的任何一条论点,特朗普不喜欢,也不买账。“这与我说的无关。”特朗普说。

科恩带来了哈佛大学的经济学家劳伦斯· 林赛,后者曾在小布什政府担任科恩现在的职位。

林赛直截了当地问特朗普,“你为什么要花时间思量我们的商业逆差?你应该思量整体经济。若是我们能从外洋购置廉价产物,就可以在其他领域有所建树,像服务行业和高科技行业才应该是重点所在。全球市场为美国人带来了庞大的利益。”

“为什么我们不在海内生产工具呢?”林赛问,“我们是一个制造业国家。”

美国确着实制造产物,只是现状和特朗普脑中的想法不太切合。总统无法放下他过时的看法,他眼中的美国应该有火车头、顶着庞大烟囱的工厂以及忙于装配线的工人。

科恩网络了所有可用的经济数据,讲明美国工人并不盼望在装配工厂事情。

每个月,科恩都市把最新的“职位空缺及员工流动率观察”(JOLTS,由劳工统计局卖力观察)呈交给特朗普。由于总在特朗普眼前哪壶不开提哪壶,科恩甚至以为自己很招人厌恶。每次向特朗普提交这份观察时的情形都差不多,科恩不在乎。

“总统先生,我可以把这个给你看看吗?”科恩睁开数据页面,“看,自愿放弃事情的人,最多的就来自制造业。”

“我听不懂。”特朗普说。

科恩试着诠释,“我可以坐在有空和谐书桌的漂亮办公室里,或者天天站着事情8小时。在一律薪水下,你愿意做哪种事情呢?”

他增补道,“人们并不想站在2000度的高炉前,也不想下到煤矿中然后得黑肺病。拿着同样数额的美元,他们会选择其他职业。”

特朗普依旧不买账。

有频频,科恩直接问特朗普,“为什么你会有这些想法?”

“我就是有,”特朗普说,“我持有这些想法已经30年了。”

“那并不代表那些是准确的,”科恩说,“有15年的时间,我一度以为自己可以打职业橄榄球,但那并不代表我是对的。”

责任编辑: